懿湘思兮

自行意会( ´ ▽ ` )ノ

The road is long
You're gonna get thrown about

昨天在车站旁拍的,难得上海蓝天白云( ´ ▽ ` )ノ

丧失感情 贾尼



淡漠的阳光穿透了污浊的云层打在干燥的水泥地上,白天,这里还是如此的静谧安详。


一个小小的、浑身裹的灰不溜秋的小男孩窝在周围唯一的绿树下,稀薄的阳光根本无法照耀他,如同蜷缩在黑暗中的猫,一双冰冷的蔚蓝眼睛紧紧盯着对面的居民住房


虽说这被称之为“居民住房”,却早已和贫民窟没什么区别了,到处都混杂着恶臭与烟味,脏兮兮的砖瓦似乎有意与几步外的高楼大厦隔开,女人小孩的哭喊声也永远不会传到哪儿去。


蓦然,从住房中跑出来了三个几乎与住宅连为一体的小孩。“这衣服活像是在猪圈里打过滚似的。”拥有着冰蓝色眼睛的小男孩在心中不屑的说。


“喂,说的就是你,别以为你天天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就看不见你了,你这个害死你妈妈的"恶魔之子"jarvis。”走在最前面的小男孩趾高气扬地用沾满泥水的手指点在jarvis柔软的金发上。


jarvis只是用淡泊、毫无感情的眼睛看着他,“你们明明只是在社会的底层挣扎,却装作很高贵的样子,不过是一群寄生在这座城市泥土里的虫子罢了…”


话音未落,男孩们都气急败坏地冲上来,随着鞋尖在土地上摩擦发出的刺耳声,几双拳头稳稳地打在了jarvis的肚子上、脊背上。


“没有感觉”jarvis在心中想


“毫无感情,就像机器人一样!”尖厉的女声仿佛还回荡在他耳旁


从小,母亲只会在耳旁咒骂父亲、责打他


一开始也会痛吧,到后来就淡漠了,甚至痛觉也随母亲的死亡而逝去。


葬礼那天,雨下的格外猛烈,可是这噩耗也未改变他脸上的淡漠


“在雨中活像是恶魔的样子!”不知是谁说了一句,迎来了大家的赞同


Friday哀伤的目光打在他身上“你只是少了一个能帮你打开心房的人,可是…”


“我们这里只是社会的底层,有钱人的垫脚石,怎么会有人好心在我身上多花时间呢?”jarvis帮她补充道


思绪回转,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穿来,“像是驱散阴霾的天使一样”jarvis事后回想道


“放开他!”一阵颤抖却坚定的声音从上方传来。


jarvis再抬起头却发现他们早已走光了“原来早就走了”Jarvis自嘲道


“你没事吧?”一个诧异的声音,只见一个头上打着像猫一样棕色小卷毛、眼睛像蘸了浓稠的蜜糖般灿烂。


看着这双大大的眼睛,jarvis默默的把那句“我只是在测试触觉,其实你不用管我我自己有办法”吞回了嘴里


“你叫…jarvis是吧,听这里的人说你很特别,你愿意跟我走吗?”


“他们岂止说我特别,”jarvis心想


看着眼前这个人依旧淡漠的脸,tony有些着急😣


“我能帮助你!”他顿了顿“因为我能感受到,你根本不是他们说的恶魔,你只是暂时找不到你的感情了.站在你眼前的可是未来全世界最棒的发明家,没有什么我不能解决的!”


“只有一个条件—你要永远陪在我身边!”


jarvis的脸略微松动了些,他知道如何去激怒别人,却不知道如何去拒绝眼前这个手舞足蹈的男孩


“那么”他微微笑了笑,蔚蓝的眼睛漾出波纹,轻柔的用一只没有被弄脏的手握住小男孩,用嘴轻轻触碰了手背柔软的皮肤“sir,你能帮我找到感情么?”

End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

彩蛋:
Friday每天都看见一个头发打卷的小男孩蹲在街口旁张望着什么,一会儿想上前去,一会儿又缩在墙角
当知道Jarvis要跟着他走时,她恍然大悟原来是肖想已久啦( ̄▽ ̄)(tony:才不是!


彩蛋2:
空旷的大厦里寂寥无声,一个伤痕累累的背影坐在窗边,“Jarvis,你说好一直陪着我的呢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( i _ i )逻辑死,文笔烂,写得少(/ _ ; )我他喵还写啥

一个奇妙的梗(前言?

雨淅淅沥沥地打在肮脏的街道上,混杂着呕吐物绝望地在下水道旁打着旋。

这里虽被誉为不夜城,却也不过只是有钱人在这里挥霍金钱、虚度年华的地方,哪里容得下穷困的人。

他们被挤压在这城市的缝隙间苟延残喘,肮脏的面容下也许曾经还跳动着雄心壮志,可都在现实中屈服。


我也曾是其中的一员,妄想逃离这座城市的繁华,却发现兜兜转转我又回到了起点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嘛大概是妮妮小时候跟亲戚来不夜城玩捡到了一只小贾( ̄^ ̄)ゞ然后就青梅竹马(´・Д・)」长大后遇到各种人啊(大概会有复仇者的人)还有玄幻成分吧=_=结局未定:) 文笔很烂哪都很烂多多包涵QAQ

一个告白



阵阵嘈杂欢笑声渗透进冷硬的黑夜里,在喧嚣中人们总能发泄自己的情绪,沉迷在酒精中或迷失在自己的世界里。


一个跌跌撞撞的身影穿过眼前的灯红酒绿,径直撞在我身上。那人穿着得体的西装,棕色的小卷毛在雨中可怜的耷拉着,他的脸在黑暗中若隐若现,看不分明。


他似乎清醒了些,嘴里嘟囔着“我怎么没看见这有个人,你怎么缩在角落里,回去晚了pepper又要骂人了…”说着猛地抬起头,一双如镀了蜜的大眼睛直直看向我。


我拉起对方的手,那是一双常年制作机械的手,握在手心微微的痒,“sir,该回家了。”
一连串警告的代码从我眼前飘过,我悄悄在心中倒计时。


“Jarvis,是你么?”他迷茫的双眼蒙上了一层水雾,像糖果罐上的倒影


“我以为我把你弄丢了。”


“sir,我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,不论何时,我都会尽全力来保护你,不仅仅是因为你是我的创造者,更是因为你是钢铁侠,独一无二的英雄。”悄悄在心中加上,更是我的爱慕的人。倒计时流窜的越来越快,我有些焦急。


上次那么急的时候,还是在sir落入海里昏迷,我无力地看着蔚蓝的大海将我们吞没,深不可测的水域无法击败他、亲人的背叛压不倒他,如今他孤身一人住在大厦里,却足够成为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…


“sir,该醒了。”机械的声音却添上了一抹温柔的语调。一如往日的轻柔,却让tony的鼻子酸了酸。


“我是不是做错了…”tony可怜巴巴的瞪着大眼睛,像受伤的小猫般低垂着头。一双轻柔微凉的手搭在了tony眼上,代码横行的冰蓝色眼睛投露着足以让冰山融化的爱意,可惜被遮住眼的tony看不到眼前这番光景。


轻柔的如同羽毛拂过嘴唇,没有多余的动作,却如同想象般柔软。

“相信自己,sir,就如同我坚信着你一样”我嘴角
的弧度不由得翘起,任凭疯狂的代码将我覆盖。

下个路口再见吧,sir




Mr Stark,该起床了









世末歌者


我仍然在无人问津的阴雨霉湿之地

和着雨音 唱着没有听众的歌曲

人潮仍是漫无目的地向目的地散去

忙碌着 无为着 继续

等待着谁能够将我的心房轻轻叩击

即使是你 也仅仅驻足了片刻便离去

想着或许 下个路口会有谁与我相遇

哪怕只 一瞬的 奇迹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啊啊啊啊啊第一次写文肯定很辣鸡(´・Д・)」(躺)中秋下雨伐开心( i _ i )用意念@逝水經年